英雄图片

 

 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英雄故事







背景故事

悉达·凯隐是修行暗影魔法的精英,他战斗的意义,是为了实现自己真正的命运——为了有朝一日能够率领影流教派,开创艾欧尼亚霸业的新世代。凯隐大刀阔斧地挥舞着活体暗裔武器拉亚斯特,毫不在意它给自己身体和思想带来的腐化。这样后果只可能有两种:要么,凯隐让这把武器屈服于自己的意志;要么,这副恶毒的刀刃将他彻底吞噬,为符文之地的毁灭奏响序曲。

出生在诺克萨斯的凯隐和同样命运的其他孩子被强征入伍做了童兵。只有最阴险的诺克萨斯指挥官才会采取这种残酷的手段。因为艾欧尼亚人的同情心是一种可被利用的弱点——他们的战士在面对看似无辜的对手时,出手会犹豫不决。因此,勉强拿得动剑的凯隐,被派上了战场,同时也相当于走上了刑场。

这支诺克萨斯部队在衣浦河的入海口登陆。凯隐和其他童兵被迫充作先锋部队,迎战一群为了守护家园、对抗再度袭来的入侵者而临时组织起来的当地民兵。凯隐的小战友们纷纷倒下或逃跑,但凯隐却毫不畏惧。他扔掉了重剑,从地上捡起一把短柄的镰刀,转身面对着惊讶的艾欧尼亚人,诺克萨斯正规军恰好从侧翼呼啸而过。

屠戮的景象令人惊恐无措。农民、猎人、甚至还有几个瓦斯塔亚人,全都毫无尊严地任人宰割。

两天以后,消息已经传遍了艾欧尼亚南部地区,影流教派来到了这片杀戮之地。劫知道这个地区其实完全没有战术上的价值。这场屠杀只是为了传达一个信息:诺克萨斯绝不留情。

一抹寒光落入他的眼角。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躺在泥地里,正在用一把破损的镰刀比划着这位刺客大师。他握着刀柄的手满是血迹,肤色惨白。男孩的双眼中容纳着超越他年龄的痛苦,同时又燃烧着老兵般的愤怒。这种不屈根本无法由后天习得。这个孩子,这个被诺克萨斯抛弃的幸存者,让劫看到了一种潜在的武器,可以反过来去对抗那些派他来送死的人。劫向他伸出了手,将凯隐收作了影流教派的弟子。

按照传统,弟子需要选择一种武器并进行长达数年的训练,但凯隐却精通所有武器——对他而言,刀剑只是工具,他自己才是真正的武器。在他眼里,铠甲是笨重的负担,所以他只披挂着暗影,轻捷无形中夺人性命。他迅猛的绝杀让那些侥幸逃脱的人再也无法摆脱恐惧的支配。

凯隐逐渐声名鹊起,他的自我也开始膨胀。他坚信自己的身影总有一天能够遮天蔽日,甚至超越一派宗师劫。

他的狂妄自大让他主动迎接了自己的最终试炼:追查最近在诺克萨斯出土的暗裔武器,阻止它给疲于应战的艾欧尼亚防卫力量带来的威胁。他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次试炼,却从未问过为何自己会被选中执行这一任务。的确,换成其他任何一名弟子,都会将这柄名叫拉亚斯特的活体巨镰彻底摧毁,但凯隐却将它据为己有。

在他五指握住巨镰长柄的一刹那,腐化立刻开始入侵他的身体。他和这把武器一起被锁在了宿命的斗争之中。长久以来,拉亚斯特一直在等待一个最完美的寄主,从而与暗裔同胞再度相聚,共同摧毁这个世界。但凯隐却没有轻易地被吞噬。他以胜利者的姿态回到了艾欧尼亚,一心坚信自己会被劫任命为影流教派的新领袖。